网站首页  会员登录  注销登录  注册会员  会员管理  购物车
 普洱茶商城 普洱茶文章 普洱茶导购 普洱茶品牌 礼品活动 发货通知 系统帮助 实体店铺
文章关键字搜索:  热门搜索: 普洱茶价格   大益7572   普洱茶的泡法   普洱茶减肥 
普洱茶的作用 普洱茶品饮 普洱茶市场 普洱茶文化
  所在位置:首页 > 普洱茶文章 > 普洱茶市场 > 大益普洱茶巴达基地第二任场长——普俊
大益普洱茶巴达基地第二任场长——普俊
录入时间:11年05月13日 本文作者:大益普洱茶
文章导读:今年年初,我随厂工会去了巴达基地参加职工运动会这才知道基地有200多户茶农,其中90%以上来自西双版纳州以外的地区,这让我感到惊讶:茶叶究竟有什么魔力,竟然可以让那么多的家庭为了它相聚在这偏僻的山旮旯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耕耘着,任岁月开垦自己的额头,任泥土侵蚀自己的双手。要知道这里没有宽阔的马路,没有喧闹的超市,没有可供发泄的KTV,有的只是蔚蓝的天空,满山的茶园,甚至是寂寞和空虚。我问过几位茶

大益普洱茶巴达基地第二任场长——普俊

  今年年初,我随厂工会去了巴达基地参加职工运动会这才知道基地有200多户茶农,其中90%以上来自西双版纳州以外的地区,这让我感到惊讶:茶叶究竟有什么魔力,竟然可以让那么多的家庭为了它相聚在这偏僻的山旮旯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耕耘着,任岁月开垦自己的额头,任泥土侵蚀自己的双手。要知道这里没有宽阔的马路,没有喧闹的超市,没有可供发泄的KTV,有的只是蔚蓝的天空,满山的茶园,甚至是寂寞和空虚。我问过几位茶农是怎样在这里生活下来的,他们告诉我:因为喜欢茶来到这里,因为喜欢茶舍不得离开这里。就因为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在碧绿的山野坚守一生,这种“修行”令人敬佩。

  为了寻找巴达——这座普洱茶新六大茶山之一吸引人、留住人的魅力,我专门找到了基地的建设者之一、两任基地场长的普俊,或许能从他与基地结缘的故事里寻找出一些答案。

  最初认识普俊是2009年5月份,我随综合部经理龙平到巴达基地查看厂房设备,普俊当时是场长(勐海茶厂改制后的第二任厂长),一身黑夹克,一条蓝色牛仔裤,一双棕色运动鞋,说话时黝黑的脸上挂满了笑容,一个憨厚朴实的爱伲人。工作结束后,天色尚早,龙经理请他带我们到茶园里走走,他欣然接受并且换了行头,头戴毡帽,腰挎佩刀,还带了一条小黑狗,不像场长了,倒像牧羊人。进入茶园,小黑狗在前面带路,普俊跟我们侃侃而谈,一会儿介绍巴达基地的基本情况,一会儿介绍这块茶园是什么品种的茶树,那棵茶树有多少年了,不时还插人一段风趣的故事,仿佛这块僻静的山林里所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有着丝丝联系。这愈发使我对这位场长产生了好奇。后来,因为编辑部要写一个关于巴达的专题,我又专程向他了解情况,才知道“这块美丽茶园的成长历程就是这个朴实的茶人的发展轨迹。”

  1987年7月,刚从勐海职业中学第一批茶叶专业班毕业的普俊就进入了勐海茶厂工作,年仅18岁的他被分配到勐满乡幸福展初制所从事红条茶加工技术指导工作。此时的勐海茶厂以生产红茶、绿茶为主,特别是红碎茶的海外市场前景广阔,而勐海现有的原料已远远不能满足生产所需,为保障原料供应,提高产量,增加创汇,茶厂决定自办茶园,其中一个茶园就选在新六大茶山之一的巴达。在幸福展工作了一年多的普俊,因工作业绩突出被选中参加了这项伟大的工程,从此与巴达结下了不解之缘。

  1988年5月8日,巴达基地正式开工建设。当时的巴达基地全是荒山,放眼望去,除了灌木丛就是两米多高的篙草,为彻底变荒山为金山,厂里从附近村寨、勐海县其它乡镇雇用了2000多个民工投人建设,没过多久,一座一座等待种植茶树的山地被相继开垦出来。厂里没有现成的茶苗,唯一的办法只有自己播种培育,而这也成了普俊来到巴达的首项任务。10月16日,普俊风尘仆仆地来到了巴达基地,“这里满山是人,干的热火朝天,我心里热血澎湃。”农务科长李初康简要地向普俊介绍了情况,要求他要保证茶苗供应。普俊点点头,立即投人了工作。因为被开垦出来的荒山面积大,普俊采取一边指导茶农种植茶种,一边自己培育茶苗的办法,很快就跟上了工程进度。但天公不作美,这段时间巴达的雨水特别多,晨雾特别大,有时还下霜,给茶苗的培育带来了很大困难。“那时真的很担心,生怕茶苗死了,影响基地建设。”为此他每天起早贪黑奔波于茶苗培育现场和种植现场,一边查看茶苗的生长情况,一边指导民工给茶苗防冻,经常因为民工没有按照要求及时给茶苗铺盖稻草、及时为茶沟排水而大发雷霆,也因此民工们给他起了个绰号“恶霸队长”,但就是因为普俊的严格,使得民工规规矩矩地按要求操作,而普俊负责培育的茶苗成活率高达98%以上,到89年底,基地已有茶园6000多亩。

  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随着茶苗慢慢长大,茶树的姿容逐渐展现:叶片小,茸毛少,叶质厚,叶质绿。普俊马上意识到这是小叶种茶,“勐海茶厂生产的红茶是用大叶种原料制作的,在市场上已经形成了固定的认同感,小叶种对勐海茶厂来说没有实际意义。”因此,他立即组织人员盘查,发现其面积有将近3000亩,如果再不着手清理将会给企业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他及时向厂里报告这一情况,但迟迟没有得到清理的答复,普俊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转。“不能再等了”,他组织人员清理了50多亩(巴达公路31公里处),重新栽培大叶种茶。结果,可想而知,普俊因故意破坏公家财产,被通报批评,差点被开除。面对厂里的处理决定,普俊坦然面对,“我没有做错,你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第二年,未被清理的小叶种茶已根深蒂固,厂里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着手组织清理,但为时己晚,至今巴达基地丢荒的茶园基本是小叶种茶。

  经过三年多的苦心经营,往日荒凉的山野变成了美丽的茶园,而普俊也逐渐成长起来,成为了基地的骨干,又从茶树种植干回了老本行——红茶加工,与此同时CTC红碎茶生产线也正式启动,普俊被任命为车间主任参与生产线建设。“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先进的机器。”面对这台当时云南省最先进的红碎茶生产机器,面对全是“洋码子”的操作说明书,普俊第一次感觉到了心虚:学历低,不懂英文,更不懂机械。但自己身为车间主任,责任重大啊。为此,他和刚来基地工作不久的岩依们达成了“合作协议”普俊负责技术,岩依们负责机械。就这样,他们两人从设备安装到试生产,每天寸步不离地跟着印度专家,硬是把这台机器从头到脚摸了个一清二楚。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普俊的努力得到了丰厚的回报,试生产的那天,他的目光寸步不离每一个环节,从鲜叶萎凋、切碎、发酵到烘干、静电拣梗、分筛,最后成品入袋,他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来了。第一批生产的红碎茶投人市场后,反映强烈.也奠定了今后勐海茶厂CTC红碎茶的基本品质特征,时至今日,鲜爽独特的红碎茶口感仍令很多大益Fans 难以忘怀。

  又通过三年的打拼,勐海茶厂生厂的红碎茶逐步奠定了业界的龙头地位,产销量年年翻番,至1996年,巴达基地进入了最为辉煌的巅峰时期,年产鲜叶达300多吨,尽管如此还是不能满足生产所需,为此,厂里在全县收购鲜叶,光勐海、勐遮茶区每天运往基地的鲜叶就有10多吨,红碎茶年产量高达400多吨。而普俊也在这一年迎来了他人生最重要的时刻,他与他的师妹黄君波在基地相识、相恋,最终组成了一个温馨的家。但婚后的小两口连一天也没有得闲,白天各忙各的,甚至连面都见不到,晚上回到家里,累得躺下就睡着了。听黄嫂说:“有段时间生产任务特别重,普俊三天三夜都没有回家,等生产结束了,我去看他的时候他已经靠在车间的墙角里睡着了。”要是放在现在,这样的场景恐怕只能通过革命电影里才能深刻展现,要不很难想象那时人们的工作热情,而正是有了这样一群舍小家顾大家忘我工作的人,才使得勐海茶厂灿烂的过去和辉煌的未来能够延续。

  1997年普俊被提拔为基地场长,谁料天意弄人,也就是在这一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勐海茶厂的红碎茶销量大幅下滑,前景堪忧,巴达基地也由此变得冷清了许多。昔日一起奋斗的战友一个接着一个离开了,是去是留,他陷入了无尽的苦恼之中,“每当烦躁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到茶地转转,看看自己栽种的茶树,想想以前漫山遍野热火朝天的劳作场面,心里便好受多了。”靠着这样一个简单的心理安慰,普俊在这里继续工作了一年多。1998年,厂里效益每况日下,基地更是逐日萧条,想想妻子、孩子普俊最终选择回厂工作。但回厂后,厂里没有空缺岗位给他,厂长阮殿蓉鼓励员工“自苦自吃”, 于是普俊邀约6个同事承包了曼尾初制所和南糯二分场,4年后又回到厂里从事筛分、扎筒、成型等工作,2006年被调到采供部工作。改制后,新一代大益人高度重视原料基地建设,2008年年初厂技术中心成立了基地管理部,原巴达基地场长岩依们回厂任经理,普俊再次被任命为巴达基地场长直到2010年年初。

  在基地工作了10年,想不到10年后又回到基地,这也许就是缘分。我问普俊:当你得知自己又要回到基地工作时,你的心情怎样?他动情的告诉我“亲切那里有我栽培的茶树,有和我二起奋斗的战友,还有我美好的回忆。”

上一篇:大益普洱茶巴达基地第一任场长——岩依们 下一篇:大益普洱茶巴达基地第三任场长——许立志
网站首页  会员登录  注销登录  注册会员  会员管理  购物车
 普洱茶商城 普洱茶文章 普洱茶导购 普洱茶品牌 礼品活动 发货通知 系统帮助 实体店铺